当前位置:首页海外保险- 内容详细
中国版CRS落地:海外保险置于监管之下

在深圳罗湖口岸过关通道的人脸识别系统镜头上,张明发现自己面色憔悴。他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去香港,跑开公司账户的事情。与以前相比,银行开户经理要反反复复地盘问资金来源、资金用途、个人资料等,还要面对各种复杂的签字、文书。时间过去一个月,流程还是停留在银行法务人员手里。

端起办公桌上的茶杯,王先生放下手机上的港股行情,并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自己在港股的户头只有几十万元的资产,没有达到100万美元的门槛。一年前,王先生就职的政府单位,组织上对公务员家庭资产做了普查,要求如实上报。

蜗牛保险医院联合创始人石玉联,感觉海外保险的变化像电影情节一样。内地富人曾蜂拥到香港买保险,后来刷银联卡买保单被禁止,许多客户转而用万事达信用卡,但没过多久,这条路也被堵死。

即将实施的中国版的CRS(金融账户涉税信息自动交换标准通用报告准则),正让很多事情发生微妙变化。

7月1日,中国国内将开始执行《非居民金融账户涉税信息尽职调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这是一场针对特定群体的国内金融账户尽职调查,被调查的资产包括银行账户、证券、保险等,由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中国央行、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六部门联合行动。

2018年9月,中国政府将把这次调查得到的数据,首次与相应国家进行交换,从而得到对方国家搜集到的特定中国人的金融账户信息。

这意味着特定中国人在海外的金融资产将曝光在监管层视野下。

华南一家商业银行私人银行部的刘经理,最近几个月都忙于研究该政策,客户们也都非常关心。令他啼笑皆非的是,有些高净值客户反应过快,有些则反应过慢。反应过快的客户,盲目相信某些歪点子,花钱购买一些避税天堂岛国的护照,变更身份,或者把海外的大额账户拆分成许多小额账户,以为低于100万美元就不会被交换;反应过慢的客户,则是认为政策没那么厉害,已经用了信托、股份公司等方式,隐藏得足够好。

“100万美元之下不会被交换,是完全错误的想法,到2018年,无论账户金额多少,只要是被确认为相关群体,就会被交换回给国税局;另外,CRS也不仅仅是看护照,还要看你居住时长,此前5年在哪里,老婆小孩在哪里等信息;最关键的是,CRS不仅仅对高净值个人,对某些在海外避税的公司,也会带来很大影响,”德勤中国金融服务行业税务领导合伙人叶伟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评论道。

尽职调查将开展

避税与反避税,如果被拍成电视剧,将是跌宕起伏又精彩刺激的悬疑片。

2008年,瑞士东侧的列支敦士登公国中,一位银行数据保管员把1250个客户的资料,以420万欧元的价格卖给德国政府,此后,又把相同的数据以10万英镑的价格卖给英国政府。随后,德国和英国开始严厉追查逃税人员,逮捕了许多本国企业法人代表和高级管理人员,并指责列支敦士登公国帮助嫌疑人逃税洗钱。

而专业机构也不断向税务机关反击,从税务局反避税部门高薪挖人,寻求更巧妙且合法的策略避税。

税收政策最霸道的当属美国,2010年3月,美国国会通过了《海外账户税收遵从法案》(FATCA),该法案使得美国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搜集美国人的金融账户信息。

“FATCA要求全世界其他国家的金融机构,必须把美国公民在海外的金融账户、金融资产的信息,都交给美国税务局。”德勤中国金融服务行业税务领导合伙人叶伟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本来业界认为太蛮横很难执行下去,但是,根据美国的规定,如果哪个金融机构不遵守,以后再跟美国任何金融机构有交易,都会非常麻烦。

于是,英国、德国、法国等39个国家和地区同美国达成了政府间协议。随后的2011年,有约1780名移民海外的美国人前往使馆放弃美国国籍,正常年份这一数字仅有几百人。Facebook联合创始人爱德华多·萨维林也宣布放弃美国国籍,这很可能是为了躲避Facebook IPO收益带来的巨额税收。

“结果FATCA真的实施了,其他国家也觉得挺好,也要学习,这就有了二十国集团推出的类似全球版FATCA的政策。”叶伟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

二十国集团(G20)委托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制定相应标准,2014年7月21日,经合组织发布了《涉税金融账户信息自动交换标准》,其中包括三部分:第一是各国政府当局的协议范本,第二是通用报告准则(CRS),第三是相应的解释条文。其中最核心的就是CRS,其涉及相关金融机构的具体执行层面。

目前,有100个国家(地区)承诺实施“标准”,这些国家相互挑选伙伴,双方均有意向就可以建立伙伴关系,然后进行信息交换。 将有50个国家(地区)在2017年进行首次信息交换,另外50个国家在2018年进行首次信息交换。

中国政府在2014年9月承诺将在国内推广实施CRS,将于2018年9月首次对外交换信息。尽职调查和信息搜集方面,针对海外人士在中国的账户,及其他符合调查条件的群体账户,余额大于100万美元的高净值账户,调查将于2017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余额小于等于100万美元的账户,调查将于2018年12月31日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瑞士、新加坡以及某些避税天堂的岛国也将于2018年加入CRS信息交换。

冲击正在显现 

中国内地自7月1日开始实施《办法》,那之后,内地的银行新开账户将会受到更加严格的尽职调查,根据规定,新开户除了“声明文件”,还要进行“合理性审核”。

中国香港地区则早一步,在2017年1月1日开始执行CRS,对于在香港地区开设银行账户的内地个人和公司来说,最直接的冲击已经产生。

“销户的比开户的多,”王先生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香港银行根本就是赶人走的态度。”

进入2017年,王先生突然收到香港的花旗银行分支邮寄来的通知,他的账户以后将每月被收取400港元的账户管理费,王先生决定消掉该账户,把资金转到其他银行户头。

张明由于在经营私募基金,需要在香港开设银行户头,因此最近频繁往返罗湖口岸。据他在香港银行的朋友介绍,为了应对CRS,银行需要额外拿出很多人力和精力,成本已经在增加,为了减少麻烦,就有意清退某些资金额小的内地客户。

“在岛国注册的离岸公司,想在香港的银行开户,已经被禁止了,正常的公司账户也极其麻烦。”张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身边一位朋友,之前在内地炒股票赚了1000万元左右,就通过地下钱庄,把这笔钱转到香港,没想到,现在银行审查极其严格,要他交代资金来源,他招架不住,也有其他担心,最后干脆不要了,资金现在还冻结着呢。可见审查的严格。”张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但或许更加严格的审查还在后面。

王先生的工作是某政府机关副处级别的公务员。去年,其单位要求如实上报个人和家庭资产。

“上报资产的表格非常详细,比如有海外投资一栏,就需要填写海外保险的保单号、保险公司、投保额、受益人等要素。”王先生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如果隐瞒,5万元之下可算为漏报,给予处分,超过5万元,就算为瞒报,视情节处罚,如果瞒报30万元之上,就要被谈话了。”

在王先生印象里,CRS政策应该是针对高净值人群的富人,自己的小账户仅有几十万元,不会有问题。

而实际上,香港的金融机构在2017年交换的信息,是账户金额在780万港元以上的大账户,但到2018年,账户净值在780万港元以下的小账户也会被香港金融机构交换。

也就是说,2018年之后,中国籍人士在香港及其他CRS参与国开设的金融账户,无论账户余额多少,只要是CRS界定需要调查的,就一定会被覆盖在内。

公司股份代持行不通

由于公司主营业务是保险咨询、为客户个性化定制不同保险公司的险种组合,所以,蜗牛保险医院联合创始人石玉联为富人做的规划是:去海外买高额寿险,一方面可规避中国未来可能的遗产税,另一方面可以装下更加巨额的资产(国内寿险最高仅有200万元左右)。

目前,中国没有实施遗产税。而保险公司、私人银行等为富人规划所依据的遗产税,来源于2004年9月21日由《经济日报》主办的中国经济网首次刊登的《遗产税暂行条例(草案)》,此后草案部分内容于2010年作了修订。不过,该草案一直没有落地施行。2013年,国务院《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若干意见》中提出,“研究在适当时期开征遗产税”。

如果上述遗产税开征,遗产超过1000万元,使用的税率为50%,500万-1000万元,税率为40%。根据遗产税草案的细节,中国公民的遗产,无论在境内还是境外,都要课税,甚至外国公民在中国境内的遗产,也都要课税。另外,子女必须先以现金缴税,才能领到遗产。

但是,人寿保险却能起到规避遗产税的作用。根据遗产税草案,被继承人投保人寿保险所取得的保险金,不计入应征税的遗产。

“也就是说,受益人获得的保险金,不属于遗产,也不用清偿被保险人生前的债务,另外,根据保险法,保险赔款也免缴个税,”石玉联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

“国内的人寿保险最高的也就200万元左右,肯定无法满足要遗传给下一代资产的规模,但是,香港和海外的人寿保险则可以做很高的额度,上千万元都没问题”,石玉联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的政法委书记高育良,在香港给子女和妻子买了信托基金,“恰是最流行的模式”,前述华南商业银行私人银行部刘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用资金购买大额人寿保险,相当于把资金都存入保险单,指定信托成为保险单的受益人,一旦死亡,保险金就进入信托,信托负责管理这笔保险金,并按照客户的意愿,把保险金分配给配偶、子女、孙子女等。

“CRS之后,这种信托里面装保险单的,要穿透到受益人。”刘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石玉联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从商业上讲,保险公司的赔付,与资金来源没有关系,肯定会赔付的,但是,如果被政府有关机构发现资金来源有问题,受益人取得赔偿金之后,是否会被‘秋后问斩’,就不确定了。” 

“对于海外有股票投资的高净值人群来说,中国内地没有征收资本利得税,美国和香港也没有对境外投资者征资本利得税,理论上不存在避税嫌疑。”上述华南商业银行私人银行部刘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而德勤中国金融服务行业税务领导合伙人叶伟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关键是,CRS能够让中国税务局拿到资料。中国内地居民在香港炒股、买基金的账户资料,都会提供给国税局,后者就会发现其在海外的金融账户,就会问这个人,境外的资金怎么来的?是否报税?也有法律后果。” 

“身边有些朋友的做法是,在香港注册公司,找个非洲人做大股东,或者找人代持,自己做小股东,根据香港的规则,25%持股比例之下的小股东,不必披露,这样就可以把公司伪装成非洲公司,并隐藏自己的身份信息。”张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对此,叶伟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CRS里面是严厉禁止代持的,一旦发现后果严重。许多内地的公司,经营在内地,为了避税,到香港或者岛国开办壳公司,在CRS覆盖下,也会出现严重的问题,因为在CRS的界定下,即便注册在外,但实际经营、人员在中国内地,也还是会被算为中国内地的税务区。” 

“预计未来将有更多国家(地区)承诺实施标准。长远来看,标准在全球范围内的实施是大势所趋,金融账户涉税信息自动交换终将覆盖绝大部分国家(地区)。”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在5月19日发布的政策解读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