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海外移民- 内容详细
海外移民

据估计,1999年以后的10年间,中国内地有200万人合法获得外国“绿卡”。海外移民潮背后,到底折射中国经济发展中哪些深层次的矛盾?在物质财富迅速积累的同时,中国也正在付出巨大的增长代价: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城市化进程中的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以及较高的税收负担和较低的福利水平等等,这一切开始动摇了人们幸福的基础。

2011年10月23日,《人民日报》刊出“新移民潮冷思考:为何移民?对中国影响多大?”专题报导,点出当前中国出现的移居海外热潮,也让中国开始反思,中国应从一个“经济大国”,进一步建构“宜居大国”,才可能在全球化的趋势中,不致成为人才与资金的净输出国。

中国如此之大规模的“海外移民潮”所引发的“潮涌现象”值得高度关注,移民潮不仅造成了中国的财富流失、人才的流失、税负的流失、消费的流失,更对中国“橄榄型社会”的建立造成深远的影响。从移民这一现象本身来看,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全球一体化的进程,推动了国际人口的迁徙,移民只是全球经济、社会、文化交流日趋频繁的一个表现而已。尽管从数量上说,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民输出国,但中国移民的比例在整个世界上还是偏低的,把“移民”概括成一种“潮”似乎有些危言耸听。不过,这些富人移民背后的原因,仍值得探究与深思。据上述报告调查,富人投资移民原因中,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方便子女教育”占58%、“保障财富安全”占43%、“为未来养老做准备”占32%。
自1987年以来,流失到海外的近80万中国青年才俊中,就有相当于30所北大、30所清华的在校大学生,也引起了关于人才流失的担忧。相比之下,当前的移民潮的主体是社会精英和新富阶层,移民的手段主要是投资,因此这一波正不断扩大的移民潮又被称为是移资潮。事实上,国人移居海外的步伐的确在逐步加快,各国移民局的数据都显示,中国已经成为投资移民来源最多的国家。招商银行最新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中国有50万人投资资产超过千万,近60%接受调查的内地富人都已经完成投资移民或者是有投资移民的考虑,而这一趋势在个人可投资资产在一亿元以上的群体中表现尤为明显。
北京有移民专家表示:新世纪的这一波移民热潮的主力军是中富以上的新富阶层,所以说投资移民成为现在移民的主流。这和前些年移民潮重要的不同是,现在更多是有产者,以前是出去闯天下,现在是带着资金出去。这批投资移民移民海外的另一个主要目的可能是子女教育问题。如果要拿到身份,对于子女去留学,无论是高中,初中,或者大学都会有很多优惠和方便。另外他们也有的是从商业经营等方面的考虑。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9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员约162万,位居世界第一,但归国者只有49万。中国社会科学院2007年发布的《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显示,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民输出国。有报道称,2009年的加拿大国投资移民全球目标人数为2055人,中国大陆的名额占了1000名左右。以投资起步价40万加元计算,2009年从中国流向加拿大的财富至少23.5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一座世博会中国馆。
2010年6月16日,国务院侨办宣布,中国海外侨胞的数量已超过4500万,绝对数量稳居世界第一。《经济观察报》2010年底的一组报道中提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经涌现了三次移民潮。与上世纪70年代末底层劳工为主以及上世纪90年代末留学生为主的两拨移民潮不同,第三次移民浪潮的主力军是新富阶层和知识精英,并且在新世纪的头10年中呈愈演愈烈之势。仅加拿大一国,过去10年有40万华人前往落户。

特别是2010年以来,中国移民潮又现加剧态势。商业移民申请人数有20%~30%的增长,主要从事加工贸易、采矿、金融投资、房地产等行业,主要为企业主或企业高管。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中国越来越多的富豪加速移民海外,导致中国财富和人才大量流失。据粗略计算,目前中国富豪向加拿大、美国和澳洲3国移民一年耗资达50亿,最近3年至少有170亿元资金流向国外,这还不包括他们对移民国的其他投资。

北京出入境中介机构协会会长齐立新受访时指出,中国共出现三波海外移民潮
第一波出现于1980年代中后期,以国家公派为主;
第二波是1990年代中期到2003年,这段时间输出许多低阶技术劳工;
第三波始自2007年,随着中国经济崛起,包括新富阶层和知识精英等部分富人群体仰赖可观的财富,纷纷通过投资移民移居海外。

安全考虑说

据报道分析,富豪精英移民海外,多数人是为了更好的生活环境和子女教育,此外,对社会治安的担忧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另一部分通过灰色收入发家的富豪企业家,担忧东窗事发,也加入移民行列。让一些坚定移民者更多顾虑的还是国内投资环境的变化,而中国社会对财富"原罪"的追问以及不时引发的"仇富"心态也让他时时找不到安全感。企业家移民从短期看,对企业经营未必不是好事,国籍的改变或许能够帮助企业家的视野更加国际化,但从长期看,却是大大有害,因为这等于公开宣告了相当一部分企业家对未来的不安全感。企业家移民趋势的扩大,是对现有产权制度结构、社会阶层结构以及价值观念结构的一种挑战。
"我选择这条路主要有三个原因:一、国内的投资环境不好,你想投的他不让,他让投的不挣钱;二、各种税费太高;三、现在贫富差距这么大,说不定哪天又要均贫富,太没有安全感了。"一位被采访的移民如是说。
解决中国企业家移民海外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和解决的,除了整个国家环境的和谐稳定、良好的政府社会服务之外,还需要社会舆论的正确引导,引导民众群体对企业家拥有财富的正确认识,而不是戴“有色眼镜”盲目仇富。[4-5] 

财富缩水说

随着美元滥发造成的贬值,人民币兑美元明升实贬,在国内不容否定的通胀环境之下,财富缩水成为必然,而富裕群体的财富缩水更是惊人。寻找低通胀的生活环境以降低财富损失成为明智选择,当“外面的世界更精彩”形成共识的时候,教育环境、生活环境、业务拓展方便、社会保障完善、财富氛围安全等吸引力更加凸显。

生活方式说

首个编撰中国富豪榜的胡润接触中国富豪的频率很高。他承认,很多富豪都移民了,但可能还不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我觉得这和人们观念的一些转变有关系,尤其现在富二代起来之后。他们更多的会考虑到一种生活方式的转变,更加追求生活质量,不想像以前那么忙碌的去生活,他们开始追求一种缓慢的生活节奏。我想和这些都有关系"。
中美博弈说
美国酝酿50万美元投资移民的新政引发了海内外的广泛关注。为吸引投资移民,提振低迷的房地产市场,美国国会提案称“外国人购房超50万美元可获美国居民签证”,道理似乎很简单:在国内购买力相对住房需求极度饱和的情况下,借助移民的力量消化过剩的房屋存量,刺激房地产市场的复苏;50万美元换来的美国永久居留权(即“绿卡”),并不能直接找工作,但可以带来更具财富实力的消费,进而能够打破消费萎靡不振的僵局。美国还准备成立跨23部委的办公室,大力推动美国版“招商引资”行动,并通过本国的市场、资源优势重振美国对全球资本流动的吸引力和竞争力。